2001年05月17日

音乐资料检索CD新片音乐新书MIDI曲库古典精品流行乐坛资料库音乐在线音乐网站导航

icon.jpg (12380 bytes)

       

1.jpg (9526 bytes)

   
 
left.jpg (18517 bytes)

 

 
 
Life  音乐人生

 

·火与血的青春:1924—1930

    1925年我在长沙岳云中学任音乐教师,1926年回家乡邵阳任中小学音乐教师。当时北伐军已打到武汉,邵阳群众运动高涨,我兼任几个学校的音乐课,工作很忙,但仍参加了当时的群众宣传活动。……大约在10月前后,我便在邵阳市被吸收参加中国共产党,并担任泥瓦工人的党支部书记,经常在夜晚到泥瓦工人的家里开会,给工人念各种党内文件。……1927年初,邵阳农民运动开展,我回到自己的乡下参加农民运动。——《我参加革命工作经过》

    湖南长沙市湘江之滨现貌             图为湖南长沙市湘江之滨现貌
    1924年,贺绿汀以全班第一的成绩在岳云艺专毕业,并被本校聘为音乐教师。在教书之余他阅读了《资本论》通俗读本等许多革命理论书籍,激起他投身革命的热情。1926年他回到家乡宝庆,任县立中学、县立师范及循程小学的音乐教师,同时积极投入群众的革命运动。1926年9月,英国军舰疯狂炮轰万县,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万县惨案”。在宝庆县总工会为此组织群众示威游行时,贺绿汀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亲自带领30多名工友放火烧了设于邵水河边的英国福记煤油公司的储油库。持续七天七夜的大火熄灭后不久,贺绿汀在宝庆城西一所小屋的楼上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派到县城东门外泥瓦工人党支部任支部书记,不久又代理宝庆县总工会宣传部长。他白天在3个学校教书,晚上开会、教夜校,给工友读文件,同时参加了家乡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在宝庆国民党党部的档案里有对他当时活动的这样一段描写:“日以马列主义相号召,青年学子多被麻醉,目前各校学生行动之背谬,莫敢与抗者,该贺抱真(贺绿汀原名——作者注)怂恿最多。”

    1927年上海发生了“四·一二”惨案,同年5月21日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反革命的白色恐怖一时笼罩全国。宝庆县的党组织及工会组织遭破坏,贺绿汀被迫逃到长沙转武汉,后因汪、蒋合流,武汉形势也很紧张,又辗转来到广州。在广州,他随在第四军教导团任职的三哥贺培真参加了著名的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他跟随新组建的红四师突围,经花县、从化、紫金,日夜行军到达海丰根据地,参加彭湃同志领导的广东省委东江特委宣传部的工作。这时,他目睹群众干柴烈火般的革命热情,在海丰写成了我国革命音乐萌芽时期的第一首革命战歌《暴动歌》:兵工农,兵工农,起来大暴动!打土豪,分田地,革命大成功。歌词通俗上口,反映了海丰地区轰轰烈烈群众运动的斗争现实,此歌也很快在当地传唱开来。

    不久,蒋介石的部队及桂系军阀向粤东北地区进逼,形势进一步恶化。因贺绿汀不会当地语言,组织安排他随广东省委委员杨殷等同志一起疏散到香港。1928年初,他怀揣香港党组织介绍信,回到上海寻找组织指定的接头地址,经多方努力,仍没能接上组织关系。他旅费已经用光,后得友人资助,到南京投奔与自己同龄的侄子贺涤心,在南京信府河玄帝庙秘密住下。1928年3月,他由于同住一起的同乡的牵连而被捕,被关押在江宁地方法院看守所。当时,他将藏在西裤表袋里的组织介绍信吞入腹中,与敌人周旋较量,拒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狱中的生活是无聊的,他利用这宝贵的时间自学外语。侄子来探监时,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侄子来探监时,他什么都不要,只要求给他买一本英文版世界史;在学习英文的同时还向一位同狱难友学习日语。这一来,到出狱时他已能阅读英文和日文书刊了。江宁地方法院特种刑事临时法庭以贺绿汀在“马日事变”前代理过宝庆县总工会宣传部长一职以及在破获的我党机关人员名册上有他的名字为据,判处他有期徒刑两年零四个月。他以“总工会系国共合作时期的合法机构”为由上诉,最终以“参加与三民主义不相容之主义团体”的“罪名”被判有期徒刑11个月。此时,贺绿汀已在押20多个月了,按宣判前的在押期以两天抵1天计算,余刑所剩无几,在苏州江苏省高等法院看守所关押十几天后于1930年初重获自由。

 

返回


Copyright 2001 Keven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1 Shanghai Librar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