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对“标识性编目”研究的想法

来源耄耋少年的BLOG 采集时间:2007-3-9 作者:   编辑:本网


现在只是就中文图书在出版过程中实现“自动编目”,提出数据标识的标准。连续出版物、音像电子出版物,也都在准备标识数据的标准,逐个推行。总得相当长的时间了。这是在组织文献生产的环节进行元数据自动处理,再深入就是到作者那个环节了,这是更加要花费时间的事。从科学技术的前景看,是今后的发展方向。

从无序生产,有序管理;到有序生产,深层管理。应是图书馆学研究的长期任务。在文献生产(作者)、组织(出版社)、传递(发行)保存(图书馆)、应用(读者)整个系统(或过程)的各个环节,最有能力在方法学上进行研究的,非图书馆学莫属。

目前在出版领域进行标识数据研究的,多是图书馆学专业的相关人员。需要有更多的学人参与呀!现在keven、三牛与编目精灵有所关注,令人高兴。但远远不够。

在应用环节进行数字化应用研究是对的,但大量开发工作在下游做是不顺的,有些事也是不好做的(如自动编目)。尽管以庞大财力可以打造出一片繁荣景象,但最终结果如何是可以预料到的。从源头上进行数字化处理,符合系统工程理论的。下游先走一步,促进上游,也无不可。但代价若是太大,就要考虑。以为下游可以代替上游,就背离社会数字化进程的规律了。

虽然这是一个符合科学原理的构想(我是这么认为的),但实现过程肯定是非常遥远的事,不知会碰到什么困难。能为此做点努力也就满足了。至于到作者那个环节,在写作时遵循元数据标识的有关规则,也只能提出一些认识性的看法,具体操作当在若干年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