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吴建中:图书馆是人类分享知识的最佳伙伴
    
来源:建中读书       作者:吴建中       采集时间:2007-12-12     点击量:1301
 

图书馆是人类分享知识的最佳伙伴

——在南京图书馆百年庆典论坛上的发言

2007128日)

1994年,加州州立大学新建蒙特利湾分校时,开设了一个没有藏书的虚拟图书馆,引起了一阵轰动。当时很多人都相信,物理形态的图书馆马上就要消亡了。但十年以后的今天,该校新建了1万多平米的图书馆,明年就要开放了。说明图书馆作为一个文化场所是不可缺少的。大英图书馆、密特朗图书馆等一大批新馆都是在世纪之交相继开放的。

但是,有关这方面的争论仍在继续。2005年7月,美国德州大学把9万本藏书搬出图书馆,改建成24小时开放的信息共享空间,又引起了不小的振动。赞成方和反对方都试图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其实,冷静地思考一下,一千多年前,印刷物代替手稿成为主流的文化传播手段时,不是也有过一段磨合期吗?图书印刷是先从民间发展起来的。一开始上流社会对这些民间刻书还是有点不屑一顾的,但后来官府也开始刊印书籍了,道理很简单,他们能对印刷术引发的这场传播革命视而不见吗?但最后的结果,不是印刷取代了书写,而是两者并存,当印刷后来成为主流的文化传播手段时,书写成为一种更为高雅的艺术方式。今天我们为什么非要把印刷物赶出去不可呢?

今天,图书馆正处在一个资源载体急剧变化的时代,印刷和电子两大载体未来将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现在还很不明朗。现在看来,电子阅读要取代传统书籍的主导地位恐怕还要一段时间,两者都在发展,电子读物发展的速度更快一些,但书籍的绝对数量并没有减少。2006年我国出版图书284537种,比上年增长了12.4%;最近看到励德爱思唯尔Reed Elsevier的一个报告,在过去的几年中,传统印刷出版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是1.9%,电子出版达到17.4%。但主导地位不是取代,就像印刷物并没有取代手稿一样,今后这三者是并存的。它们都是人类重要的智慧资源。

我看到一个资料,是大英图书馆馆长说的,2020年,英国的研究著作40%将以电子形式出版,50%将以印刷和电子两种形式同时出版。仅有10%的出版物纯粹以印刷形式出版。就是说,越往后发展,电子资源所占的比重越大,其作为主流载体发展的趋势就越明显。问题是,作为图书馆员,我们对这样的趋势是否有所准备呢?

2005年我在澳大利亚访问的时候与一位图书馆员聊天,他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位教授把自己创作的数字作品给图书馆收藏,图书馆员面有难色地告诉他,我们无法处理这些资料,为此教授感到很沮丧,说了一句,这是原生的数字作品呀。我觉得如果图书馆只把自己的目光放在印刷型资源的话,那么,图书馆就不能再叫做知识中心了,因为现在有相当多的知识从一开始就是以数字化形式出现的。

图书馆应该成为动态的知识中心。人的知识是动态的,但知识一旦进入图书馆,就变成了静态的资源了,那图书馆为什么不可以存储和处理动态的信息资源呢?因为没有文字,人类已经失去了不少珍贵的记忆,因为没有储存于图书馆,人类又失去了不少智慧财产,今天数字化已经影响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难道我们还要错过这个时代给我们留下的极为丰富的智慧财产吗?如果说,图书馆只关注纸本资源的话,那么很可能不出多少年,图书馆就要搬回“博物馆”了。

我想,德州大学图书馆搬走藏书事件值得我们关注的应该是它的另一面,24小时开放的信息共享空间这一新生事物犹如星星之火,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甚至在全世界已成燎原之势,反过来说,我们有什么理由把这一广受读者欢迎的多媒体学习模式拒之于图书馆之外呢?既然它们都是人类的文明遗产,我们就应该把所有书写的、印刷的和电子的资源都看作是承载人类文明的重要的信息资源。

阿根廷文学家博尔赫斯曾经说过,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在担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的时候,博尔赫斯已经双目失明了,但他心里很亮堂。他认为,图书馆里的书已经穷尽了所有符号的可能组合,所以他把图书馆比作宇宙,强调图书馆是永恒的,无所不在的,为此,他写下了著名的《通天塔图书馆》。

在南京图书馆百年庆典之际,我们汇聚在被南京市民誉为知识宫殿的南京图书馆新馆。我们高兴地看到,图书馆不仅没有像二十多年前有人预测的那样走向消亡,而且正在成为市民的第二起居室,正在成为民众信息需求的第一求助对象。

深圳市文化局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市民最常去的公共文化设施中图书馆排在第一位,在纽约州也有一项有趣的对比。2005年,访问纽约州各公共图书馆的人次为1亿零5百万,而同期访问州内健身场所的人次为1千万,只有前者的十分之一不到。人们之所以热衷于跑图书馆,是因为人们可以在图书馆得到更多的信息,可以与更多的人共享知识和经验。这么多人走进图书馆,必然会引发我们深层地去思考,图书馆对人类来说,为什么是不可缺少的,它到底有什么价值呢?

2004年1月,大英图书馆对外公布了一份题为《衡量我们的价值》(Measuring Our Value)的报告,报告表明,每年大英图书馆产生的经济效益总量为3.63亿英镑,其中3.04亿为直接效益,5900万为间接效益,也就是说,国家对大英图书馆每投入1个英镑,就会对英国经济带来4.4英镑的效益。假设大英图书馆不存在的话,英国每年就会损失2.8亿英镑。国内还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调研,因为图书馆是一个难以计量成本和效益的公益性机构,很少有人会关注这方面的问题。但我们不能老是让人家说,图书馆是公共资源浪费最突出的地方啊。我很希望有人像大英图书馆一样,进行这方面的调研,让更多的人相信,图书馆是一个高效益、高产出的知识服务机构。政府加大对这一公共产品的投入是非常值得的。

我们高兴地看到,图书馆正在与时俱进,现代图书馆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它传统的以保存为主的功能,正在成为当今知识社会的推进器。

首先,图书馆在消除数字和文化鸿沟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今天,物质资源是更加丰富了,但贫富差别在扩大,信息拥有的贫富差距也在扩大,政府要做的是更加公平合理地配置资源,尽最大可能缩小这些差距。所以公共图书馆是惠及千家万户的文化服务设施,我们只有站在这样一个高度来认识,才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

其次,图书馆在创新型国家的建设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最近一个时期,国际上一些城市纷纷推出“知识城市”战略,如西班牙巴塞罗那把打造“知识城市”作为未来城市发展的战略,通过科技创新,提高城市的综合竞争力。“知识城市”战略的核心是为知识生产、知识交流、知识共享、知识服务以及合作研究等创建良好的知识基础设施。大学、研究机构、实验室以及图书馆等作为“知识城市”的支柱,都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同时,在“知识城市”里,任何人都拥有平等获取知识的机会,享受知识进步带来的利益,并依靠知识改善和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图书馆在知识资源共享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第三,图书馆在人类文明遗产的保护和传播中继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汤因比在他的《历史研究》中说,中国文化之所以能够在全球各文明中,历经风雨寒暑仍能保持文化性格的一贯性,其重要原因是中国有丰富的文化典籍及藏书文化。汤因比就是在考察了中国文化这一独特性的基础上发出了上述的感慨。在许多有关文明的论述中,汤因比对中国文化一直是非常推崇的。因此,图书馆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将继续发挥人类文明遗产保护和传播的重要功能。

图书馆是人类分享知识的最佳伙伴。这句话并不等于说图书馆已经自然成为人们最值得信赖的知识服务机构了,这是图书馆工作者向社会所做的承诺,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承诺,对得起用户的期待,对得起所有利益相关者对我们的支持和厚爱。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