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园地
 
《永乐大典》失踪之谜再起波澜(组图)
    
来源: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       作者:舒欣       采集时间:2009-8-10     点击量:2732
 
 
《世界新闻报》特约记者/舒欣

20年前的研究结论如今公之于众,专家提出“焚毁说”,但学界仍无一致看

中国古代最为杰出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的正本下落一直迷雾重重,被学者称为“中国书籍史上的最大疑案”,或说深埋永陵,或说被李自成焚毁,或说不知所终……

不久前,中国美术学院国际教育学院院长、明史专家任道斌公布了自己沉寂20年的研究结论:《永乐大典》正本早已焚毁于明亡47年前的一场大火中。

2007年11月,国家图书馆展示《永乐大典》影印本

《永乐大典》内文局部

正本葬身于明末火海

《永乐大典》由皇帝亲自下令,动用了三千余人进行编纂,汇集了上自先秦、下迄明初的图书八千余种,专家估算其总体积达40立方米。

《永乐大典》原藏于南京,后迁至北京文渊阁贮藏。1557年北京紫禁城奉天门、午门和三大殿失火,《永乐大典》险被烧毁。嘉靖帝生怕这部孤本再遭不测,便让儒臣摹录副本。从此,《永乐大典》有正本和嘉靖副本之别。

流传过程中,《永乐大典》数次遭遇劫难,至今世人能见到的版本不足原书的4%。据统计,如今嘉靖副本在世界各地尚存400余册,其中223册藏于国内,正本却自修成不久就消失在公众视线中,引发古今学者们种种推断。

今年5月22日,在北京明长陵营建60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任道斌提出了自己的研究结论:《永乐大典》正本在明朝灭亡前的一场大火中被焚毁。这一提法立即引起了有关各方的关注。

《永乐大典》正本毁于火海的说法并非始自任道斌。郭沫若早前在其著作《影印永乐大典序》就已提出:“明亡之际,(北京)文渊阁被焚,正本可能即毁于此时。”

虽然同样持“火灾论”,任道斌对《永乐大典》焚毁的时间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明朝末年战乱不断,李自成撤出北京时,曾举火焚毁紫禁城。郭沫若的推测,易使人产生《永乐大典》正本毁于明亡北京战火的联想。而据任道斌考证,《永乐大典》正本是被明亡47年前的一场大火所吞噬。

任道斌的研究结论也得到了有关专家的支持。

20年前得出结论

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专访时,任道斌透露,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之谜的结论,自己早在20年前就已得出。

1981年,任道斌刚刚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院毕业。毕业后,社科院组织编撰《中国历史大辞典》明代卷,文化部分很多词条由任道斌担纲编写。就在那时,任道斌开始关注《永乐大典》。

在社科院,任道斌师从谢国桢研究明史。谢国桢是明清史学者,也是梁启超的学生。当时,谢导师交代给任道斌的任务是研究明末清初一位学者。在研究这位学者的过程中,任道斌发现了一些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下落的记载。

为了解开《永乐大典》正本之谜,任道斌埋身于大量资料中仔细甄别。这个工作并不易做。明末清初的很多资料都已残破不全,留下的史书里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下落的内容也往往只言片语,语焉不详。当时没有电脑可供扫描,任道斌就靠手抄卡片做记录。书页上只要有涉及《永乐大典》正本的资料,他就插进一张卡片,把这些资料抄写在卡片上,然后再把卡片归类整理。

此外,在美术学院工作的任道斌,有其他明史学家没有的得天独厚的条件——通过研究明末大书画家的史料,他也发现了不少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下落的记录。

之后,任道斌在一本内部刊物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永乐大典》正本来龙去脉的论文。不过,当时只有少数一些研究明史的专业人士对这篇论文有所了解,它很快被束之高阁。

今年4月,阳光卫视采访了为《永乐大典》的传承做出很多贡献的张枕石。在节目中,张枕石提出《永乐大典》正本殉葬于明世宗永陵的猜测。也正是这一猜测,使得任道斌觉得有必要发表自己的看法。

焚毁之说目前难成定论

历史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下落的猜测会不会因为任道斌教授的解读而止步?或者,它将成为历史长河中一个永远的谜?

著名明史专家、北京大学明清研究中心研究员毛佩琦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下落的几种解读,尚没有确切的证据,仅仅是各家推断。《永乐大典》正本下落至今仍然是个迷案,有待于进一步的考证探索。

中国社会科学院明史研究室一位专家也认为,《永乐大典》正本焚毁于大火的说法并未真正揭开正本下落的神秘面纱。《永乐大典》的下落目前在学界还存有争议,不同的专家持有不同的看法,任道斌认为《永乐大典》正本被焚毁只能代表一家之言。

记者手记

“一家之言”也要有根据

长期以来,关于《永乐大典》去向的各种说法,使《永乐大典》的下落变得扑朔迷离,神秘难测。为什么这个谜团存在各种版本的解读,却终难达成定论呢?

任道斌认为,目前国内纯粹研究明史的专家人数并不多,很多人是研究明清历史的,主要关注政治、经济、农民起义、中外关系等方面。而研究明史的专家也不一定会对《永乐大典》的下落感兴趣,所以很难全神贯注地做研究。另外,明末清初的史料很多都已经遗失,寻找相关史料支撑有难度。

整个采访中,任道斌重复最多的就是史学家应该有严谨的治史态度。“做学问要靠老实的功夫,不能凭想象,必须小心求证。没有根据就发表看法是不科学的。搞研究要坐冷板凳,耐得住寂寞,不能只追求轰动的新闻效应。”他说,目前关于《永乐大典》正本下落的很多猜测其实都缺乏真凭实据。

言语中,任道斌教授对自己的研究结论非常自信,他说自己是根据史实说话,以理服人,以证据服人。新的证据不断被发现,也让他的观点越来越清晰。

对于能否得到业界认同,任道斌说:“我用史料说话,我应该能够说服他们。即使我的观点被认为是一家之言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要看这一家之言是不是有根据,是不是真实?不管是几家之言,真理只有一个。”

链接
  “焚毁说”找出史料支撑

任道斌提出,《永乐大典》正本毁于明亡47年前一场大火的这一说法,依据散见于晚明学者方以智的《通雅》、陈继儒的《眉公闻见录》和董其昌的《容台集》等史料中。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六月,北京皇宫发生大火灾,《永乐大典》正本有可能被烧毁。晚明学者方以智的《通雅》中,有一段关于《永乐大典》的描述。这段文字的后面有方以智的儿子方中履写的注文:“《永乐大典》藏于文楼,嘉靖中火,上亟命救得免,复命儒臣摹录,隆庆元年始竟。万历中因三殿火,书遂亡。”

任道斌认为,方氏都是晚明人物,所记之事应当大致可信,故《永乐大典》正本毁于三殿火灾。

此外,晚明文化名人陈继儒在《眉公闻见录》中写道:“万历丁酉(即万历二十五年)间,有两宫三殿火灾。”晚明大书画家董其昌也在《容台集》中记载:“丁酉……六月,大内灾,两宫毁。”任道斌认为,董其昌所说皇宫火灾殃及典籍等,是切实可信的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