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任树怀:信息共享空间概念落地 扩展图书馆服务
    
来源:《中国教育网络》2010年1月刊       作者:任树怀       采集时间:2010-1-29     点击量:1768

    在世纪之交的十多年里,大学图书馆取得了一系列激动人心的新进展,其中最重要的趋势之一是信息共享空间(IC)。IC是在共享式学习和开放存取运动的背景下,围绕综合的数字环境而特别设计的新型服务设施与组织空间。作为一个概念上的教育空间实体,它涉及从印刷型到数字型信息环境的重新调整,以及技术与服务功能上的整合。

  IC的产生与发展

  自第一个信息共享空间(Information Commons,IC)于1992年8月在美国爱荷华大学图书馆开放以来,这种支持开放获取,以培育读者信息素养和促进读者学习、交流、协作及研究为目标的全新服务模式,便在北美及世界其它许多国家或地区相继诞生和流行起来。

  IC的基本思想
  信息共享空间的诞生主要基于两种思想:一种是基于开放获取的思想,它确保对理想信念的开放获取和利用,促进信息共享、共有和自由存取,鼓励人们在民主讨论中学习、思考和实践;另一种是基于图书馆服务的思想,把信息共享空间作为整合空间、资源和服务的综合性服务设施和协作式学习环境。

  IC的构建形态  基于这两种思想,图书馆人对于图书馆的构建形态有着不同的理解。其中,整合型IC是大学图书馆实践和研究最多的一种。这是一种经过特别设计、确保开放存取的一站式服务设施和协作学习环境,它整合网络、计算机软硬件设施,以及内容丰富的知识库资源,包括印刷型、数字化和多媒体等各种形式,在技能熟练的图书馆参考咨询员、计算机专家、多媒体工作者和指导教师的共同支持下,培育读者信息素养,促进读者学习、交流、协作和研究。

  IC内涵的拓展  随着实践和研究的不断深入,IC的内涵也在不断丰富与发展。依据IC服务目标与愿景的不同,它正朝着LC(Learning Commons )、RC(Research Commons)、KC( Knowledge Commons)、UC(University Commons ),及GIC (Global Information Commons)等不同方向发展。
  LC强调通过各种有效手段来促进协同学习;RC侧重于对研究人员学术和协作研究的支持;KC强调对知识获取、共享管理和知识创造活动的支持;UC则把整个校园视为一个开放获取空间,通过校园内各个部门及组织间的联合,共同支持学生的协同学习、教育和教师的研究活动;GlC强调基于虚拟网络环境支持人们对知识随时、随地、随需地开放获取与共享。
  其中LC在大学里的应用最为广泛。

     服务整合与合作模式

  IC不仅扩展了传统图书馆的服务,也整合了学校其他相关部门的服务内容。于是,IC在图书馆的应用中出现了不同的服务整合与合作模式。

  服务整合模型
  1.计算机室型
  计算机室型信息共享空间是信息共享空间发展初期的基本表现形式,是指图书馆内或校园其它地方的一个计算机网络、软硬件设施和信息技术高度集中的区域,可以是功能相对单一的技术实践室,也可以是装备了高技术设施和功能完备的学习环境。
  在这里贯彻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支持群组学习、交流和技术体验,从而促进用户信息素养和技术素养的培育。某些早期的信息共享空间就是在传统计算机实验室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

  2.图书馆整合型
  图书馆整合型信息共享空间目前是大学图书馆的主流模式。通常是图书馆内的一个区域,一个或多个楼层,或与其它服务整合在一起。其空间布局、设施配置、运行方式及服务项目可以由图书馆独立运作或者由图书馆与校内其它部门联合共同运作。因此,这种模式又分为图书馆独立型和图书馆联合型两个子类。
  这种整合型信息共享空间,通常提供开放获取区、群组协同区、小组研究室、多媒体制作室、电子教室、信息素养培训室,以及安静学习区等空间,配置大量的公共查询工作站、个人工作站和群组工作站,以及打印、复印、扫描、媒体制作等外部设备,至少配置参考咨询台和技术支持台,同时提供信息技术和参考咨询服务,广泛支持小组协同式学习和个体学习。

  3.信息共享空间大楼型  信息共享空间大楼是指将图书馆的空间与功能与学校其它服务功能整合在一起,把整座大楼构建为信息共享空间。
  这是图书馆发展的一种创新模式,囊括并扩展图书馆的所有功能,成为支持用户学习、研究、社交和生活的新型设施。
  信息共享空间大楼内可划分为许多功能区域。计算机网络全面覆盖,配备众多计算机设备、外设和高技术设施,由此为读者提供功能齐全、资源丰富、环境优雅和无缝连接的综合服务环境。
  服务设施及服务项目取决于合作者的性质与实现目标。合作伙伴通常包括图书馆、信息技术中心、教育服务中心、学习辅导中心、写作中心、媒体服务中心、语言学习中心、学生事务中心以及其它服务部门。
  与图书馆联合型信息共享空间模式相比,有更多的合作者参与,更加强调在高技术和高感知的环境中,在各类服务人员的协作与帮助下,促进读者的学习、交流、合作和研究,增强读者的信息素养、技术素养和创新能力。

  合作管理模型
  1.独立管理型
  独立管理型是指图书馆与计算中心之间保持原有各自独立的组织结构与管理体系,通过非正式的自发的和不同层次的参与或合作。
  在信息共享空间发展的早期阶段,即局部变化和独立变化阶段,主要是由图书馆为主导的服务变革,图书馆利用场所位置、空间优势和信息资源优势,通过内部的局部调整或内部多个部门的重组,拓展信息技术支持功能,整合信息资源与信息技术服务,构建满足读者需求的一站式服务环境。因此,早期的信息共享空间大部分采用此种模式。
  这种模式的优点是图书馆独立负责信息共享空间的组织与管理,各类工作人员均由图书馆聘用和配置,容易协调、可短期见效、运行高效,但是不易实现与学校其它部门的资源整合。若要开始多样化的服务项目需要自行解决,或自行配备相应的服务人员或提供场所邀请其它部门合作或参与。对于后一种情况由于是非正式的合作,其效果取决于合作或参与部门的热情和积极性,如果积极性高则可取得不错的效果。

  2.合作管理型
  合作管理型是由图书馆与计算中心及其它服务部门通过多种合作或协作的方式,构建和负责信息共享空间的运行与管理。
  通常图书馆和计算机中心都有各自的职责和目标,但为了确保学校战略目标的实现,必须加强协作,通过调整各自局部的目标保持学校使命、愿景和战略目标的一致性。
  这种模式意味着从学校层面统一协调,采取正式的行为,建立图书馆和计算机服务的集成模式,形成正式的合作关系,制订统一的战略规划、实施计划和方案,集成信息服务、技术服务和其它服务,建立规范性标准和运营政策,作为一个战略目标来支持学校的教育使命。
  这种模式的明显特点是在不改变或较少改变原有基层组织结构的情况下,通过组建高层管理委员会和调整管理策略来实现共同的目标。合作方式和紧密程度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及时调整,对原有的组织与管理不会带来大的冲击。
  该模式是现在信息共享空间采用最多的一种。

  3.合并管理型
  合并管理型是将图书馆、信息中心及其它相关服务部门合并为一个新的部门或实体组织。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美欧许多大学为实现资源与技术的紧密融合,将图书馆和信息中心合并为一个部门,成立图书信息中心。比如巴克内尔大学。
  这种模式的优点是学校可以充分发挥行政手段实施宏观调控,利用行政权力和政策,实现无缝服务,资源可以达到充分整合,行政管理和目标一致。
  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能否为合并后的新组织聘用合适的领导人。领导人的聘用一般有三种做法。
  第一,将图书馆馆长提升为全校的信息主管,负责信息共享空间的运行管理。不过要求馆长不仅熟悉图书馆服务,而且要对计算机、自动化系统、网络建设及电子资源管理等方面的发展十分熟悉。
  第二,将计算机中心主任提升为全校的信息主管。这种情况成功的例子不多,主要原因是信息技术主任大多对图书馆服务知之甚少,对图书馆为教学和科研服务的宗旨理解不深。
  第三,是从校内外公开招聘信息主管,即使是采用这种方式,校方也会在偏重于图书馆或是计算机业务两者之间有所选择。从目前看,多数大学在新聘任信息共享空间的负责人时,都倾向于选择有更多图书馆知识与管理经验的人。
  国外在实践中构建的模式中,图书馆整合型为主流。相应的组织模型中,联合管理型占近一半,通过图书馆、信息技术中心、教学中心和学院等多个部门共同合作为读者提供服务。国外的实践具有学校重视、多部门参与、深层合作、服务内容广泛、开放时间长、功能集成度高等特点。巨大的成功标志着图书馆发展的方向,对国内图书馆实现服务创新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我国的探索

  国内对IC的研究和实践可分为港澳台地区和大陆地区。由于香港地区的教学模式与国外发达地区相近,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引入IC模式,比如香港大学图书馆1998年开放的知识导航中心(KNC)。之后,其它馆也开始建立以“信息坊”、“咨讯坊”或“资讯廊”命名的IC,目前香港的十多所高校中,几乎都开展了IC服务。台湾和澳门地区在IC方面也取得很大进展。

  大陆对IC的关注和研究则是近几年开始的,不过发展颇为迅速。在研究方面,通过对CNKI数据库的检索表明,截至2009年6月,在国内期刊公开发表与信息共享空间相关的文章就有173篇,年度分布呈快速增长趋势。也有相关的研究课题进行专项研究,比如2007年度北京高校图书馆基金项目“高校信息共享空间研究”、2007年度复旦大学文科金苗项目“基于我国研究型大学图书馆IC基本理论构建及对策研究”和“基于实践的信息共享空间构建研究”等,这些项目对IC在我国的发展具有促进作用。

  为了更好地为读者展示IC在国内的进展情况,下文以香港城市大学的LC为例简要介绍。

  规划与建设  随着学生和用户数量迅速增长、馆藏成倍增加,空间严重不足,整合资源和服务、改建和扩建馆舍成为香港城市大学图书馆的当务之急。改扩建包括2005年启用的资讯坊和现在的邵逸夫图书馆LC两部分。前者从空间布局上相对独立,其管理和服务纳入LC。整个改建工程从2007年7月开始分三个阶段,于2009年全部完成。整个九龙堂校区图书馆成为一个具有不同功能的2层学习共享空间。
  新建成的LC整合了图书馆的资源与服务,充分体现“以用户为中心”的思想。通过其服务部门构成和LC内部功能区域的比较,可以了解LC在支持学习和研究中的意义和作用,LC环境及服务台构成情况见表1。
  香港城市大学LC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功能集成度高。因此在建设LC时,香港城市大学十分注重环境、功能和服务的协调,考虑各种资源的布局,考虑读者利用资源和服务的习惯和特点,如休息室同讨论室、安静区之间的划分,计算机、工作站、打印机和复印机等设施的配置和数量以及小组讨论区和个人讨论区之间的区别等等。由此可见,建筑设计的艺术性、实用性和多功能性将是LC成功建设的基础条件。
  LC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学生发展学习和提高技能。他们对小组和个人提供咨询服务。满足所有学生的学习需求,同时开展特色服务,针对个别需求的读者,开设商业沟通技巧、语言交流、研究生和博士技能发展、计算机技能训练等课程。

  机构重组  为配合新的LC建设,LC执行组对人力资源进行重组。在做了大量的讨论和协商之后,提交了机构重组计划,设立新部门,如书库发展部、数字服务部等。
  随着LC的正式开放,在椭圆厅附近整合了服务台,一边是参考咨询柜台,另一边是由设备管理团队负责的IT帮助服务。这个团队主要为椭圆厅的用户提供技术支持和设备的使用方面的帮助,负责安装、维修和解决软硬件设施的故障以及多媒体和网页的维护。在图书馆入口的总咨询台负责解决用户一般性需求,指导用户找到合适的服务区域。
  新技术的兴起与发展对IC的研究推波助澜。近年来,以共同参与、双向交互、开放获取、集体智慧、协作共享为特征的Web 2.0和图书馆2.0,为IC提供很好的技术平台,使IC在虚实融合方面上升新高度。

 

  (作者单位为上海大学图书馆)

  来源:《中国教育网络》2010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