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新闻观察:河南信阳4000万建18个图书馆 遭质疑是形象工程
    
来源:东方今报       作者:徐战方       采集时间:2011-5-13     点击量:1159

河南信阳4000万建18个图书馆遭质疑是形象工程

本网讯  (河南)信阳市平桥区去年投资近4000万元,在全区18个乡镇建起了标准化的图书馆,实现了免费开放乡镇图书馆的全覆盖,初衷是建设一项民心工程。

与村级卫生室相比,乡镇图书馆的建设很大气,自然引来了一些质疑:会不会成为当地的形象工程。质疑的依据,来源于刚刚开馆的几个乡镇图书馆,很少看到有群众在图书馆里看书。对此,当地政府认为:图书馆不是菜市场,做的就是有长久利益的事,看的就是二三十后发挥的效益。

【事件聚焦】乡镇图书馆被列入区“双十工程”

昨天下午,东方今报记者赶到平桥区陆庙图书馆,陆庙是平桥区新建的农村核心区,这个建在广场边的图书馆,显得很醒目,灰色的墙体上,镶着一个红色的篆书大字:书。而图书馆的房顶,则是透明的蓝色琉璃瓦。

陆庙图书馆管理员何婷介绍,图书馆落成后,成了这里的一道风景:经常有拍摄婚纱照的新人,以图书馆作为背景。

据了解,像陆庙这样的图书馆,在信阳市平桥区的其他乡镇每个乡镇都有。平桥区将乡镇公共图书馆建设,列入了2010年“双十工程”,统一规划、统一图纸、统一标准、统一验收,每个图书馆占地面积不低于3亩,建筑面积860平方米,成人借阅室、少儿借阅室、期刊室、采编室、电子阅览室五室分开。

据平桥区图书馆馆长孙小丰介绍,每座图书馆工程造价110万元,由财政全额出资;同时对图书馆实行专业化管理,招聘21名本科学历大学生村官,到武汉大学进行图书馆管理专业培训,并纳入事业单位人员管理。

【群众质疑】没人借书 会不会成为“形象工程”

东方今报记者采访得知,平桥区的18个乡镇图书馆中,已开馆的仅有4个,最早开馆的是长台乡图书馆,距离现在也不足一个月。

昨天下午,东方今报记者来到陆庙图书馆,管理员何婷一个人坐在接待桌前,图书馆进口的走廊两侧,挂着几幅字画,很有书香气息。图书馆的藏书并不多。“目前还不到1万册。”何婷说,“大多数是以农村农业为主的农民科普丛书。”

陆庙核心区是个仅有3个村的农村实验区,人口并不多。“最多的一天,来图书馆借书看书的,也就50多人。”何婷向东方今报记者介绍,开馆的十几天来,在图书馆办理借书证的仅有20多人。据其介绍,乡镇图书馆读者是少了点,但作为设立在城区的平桥图书馆,正常工作日的读者也不多。

昨天下午,东方今报记者来到平桥图书馆,这个藏书达10万册以上的图书馆也显得多少有些冷清,“周六、周日的时候人很多,最多的时候达二三百人。”平桥图书馆馆长孙小丰说,“多是以学生和学生家长为主。”

针对乡镇图书馆开馆初期读者少的现象,毕业于郑州大学图书情报系的孙小丰在平桥图书馆干了20年,他有着自己的说法:“农村打工外出的人多,加上农民文化素质偏低,愿意看书的人少,需要慢慢引导。”

与村级卫生室相比,乡镇图书馆的建设显得很大气,当地群众也有一些不同看法,有群众担心,从目前来看,去的人不是很多,他们担心这样一个工程,将来会不会成为一个“形象工程”?

【政府声音】做的是20年以后的事业

对于此,平桥区委书记王继军不以为然。刚刚由平桥区区长新任为书记的王继军,头发有些早白,平时也不去修饰。多年来倾注公民道德培养的他,主编出版有《启蒙与开放》丛书,他在这套丛书的前言就阐述《理论是有用的》,在他的眼里,乡镇图书馆就是给当地愿意读书的人建的,图书馆大多选址在当地学校门口,也是想引导孩子们养成读书的习惯,如他所说“目的就是对社会风尚形成引领作用”。他认为:如果这样一项民心工程是“形象工程”的话,我倒是希望这样的“形象工程”来得更多一些。

据了解,从1998年5月开始至今,由王继军组织和主持的信阳知识经济与现代思想论坛,已经邀请147位专家或学者,王继军深信,理论指导改变,改变从自己开始。由此,他再次提起在乡镇建设图书馆的意义:“暂时的情形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图书馆不是菜市场,它就是给喜欢读书的人准备的,看的是20年、30年后发挥的效益,我们做的也是20年、30年后的事情。” (东方今报 首席记者 余超)

- 评论

用理性和透明面对“乡镇图书馆”

按常理而言,图书馆这样的民心工程当会得到大多数民众的认可,民众却缘何质疑?

馆内“读书的人员寥寥”,此其一;各种“形象工程”带来的惯性思维,导致政府公信力缺失,此其二。

在质疑中,“乡镇图书馆”究竟该如何突围?

一方面,政府应以透明的心态面对公众。“这个财政收入并不宽裕的县区,去年拿出近4000万元在全区18个乡镇建起了标准化的图书馆,实现了免费开放乡镇图书馆的全覆盖”。

信阳市平桥区的“乡镇图书馆”是否太过超前?政府应主动告诉公众图书馆从开工至今在各方面乃至资金方面的来龙去脉,而不应该仅仅以 “做的是20年、30年以后的事业”来回应公众的质疑。

另一方面,民众也不应仅仅看到“图书馆”比“卫生室”大气得多,而读书者寥寥,就对“乡镇图书馆”这一民心工程过多苛责。

“图书”是文化的内核,“乡镇图书馆”承载的是农村文化建设,社会发展的希望,也可以说是民风民俗改良的载体。

城乡不平衡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不平衡,更是文化上的不平衡。乡村图书馆承载了破旧立新,继往开来的历史使命,而更多的是 “普识教育”。倘若广大民众和乡村的孩子充分利用“乡镇图书馆”,它的社会效益最大化,就会真正成为民众的福祉,这应是政府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乡村问题的痼疾是经济落后,各种配套设施的不完善,民众面对配套完善的“乡镇图书馆”一下子缓不过神,从心理上接受不了这种太有都市校园味道的新生事物,而抱以怀疑的态度,此无可厚非,相信时间会让民众诉诸理性,而在此之前政府要做的就是以透明的态度来面对公众的质疑。面对舆论,政府只有主动释疑才会彰显其公信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