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媒体观察:上海“图情合璧”沉思录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记者马子雷       采集时间:2011-5-25     点击量:1226

一个是公共图书馆,一个是情报研究机构,二者的结合擦出了哪些火花?16年过去了,新机构有没有新气象?这一案例可为当下信息服务创新提供哪些借鉴?

——上海“图情合璧”沉思录

“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一个听起来有些奇特的名词。1995年10月,原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为一体,成为国内首家也是唯一一家实现图书、情报联合的机构。

现任上海图书馆馆长、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所长吴建中当时担任副职,亲身见证了两家机构的“联姻”过程。近日来京参加活动期间,他对本报记者讲述了“联合体”诞生的来龙去脉以及16年来的发展状况。

馆所合并孕育新生命体

淮海路是上海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和南京路不同的是,这里有丰富的人文景观,沿路附近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共一大会址、共青团中央机关旧址、孙中山故居、宋庆龄故居等。1995年10月落成的上图新馆又为这里增添一道新风景。新馆揭牌后,诞生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

吴建中回忆说:“当初,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都计划兴建新楼,而图书馆新馆正好建在情报所大楼的马路对面。由于二者都是信息服务机构,如能够实现合并,不仅可以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而且能减少资源浪费。”基于此,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开始考虑,是否可以集中力量建一座现代化的新馆?

上海市委、市政府最终作出决定:原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二为一。“1996年对公众开放时,上海图书馆新馆的现代化和自动化程度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通过整合图书馆与情报所的资源,可以更好地发挥信息服务在城市经济、社会和文化建设中的作用。”吴建中说,资源整合伊始就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合并前的图书馆属于宣传文化系统,情报所则属于科委系统。吴建中认为,馆所合并不仅可以发挥信息资源互补的优势,更重要的是孕育出了一个新的生命体,走出了一条新路。吴建中说:“过去,图书馆满足于为读者提供基本的借阅服务。今天的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已经成为这座城市不可缺少的知识服务机构。”

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不仅为筹办和举办世博会提供了信息资源,而且在信息咨询、主题演绎、知识传播等方面承担了独特的功能。如今,市民、研究者、企业家、决策者等都把该机构看做是可信赖、可依靠的知识交流与服务机构。

图情工作需要核心竞争力

公共图书馆是由财政全额拨款的公益性文化机构。面临数字化的挑战,实体图书馆的读者逐渐减少,如何想办法吸引并留住读者?吴建中表示,图书馆的工作应该从印刷资源向网络资源延伸。在数字出版日益发展的情况下,图书馆应该考虑如何转型和创新,需要思考如何按照信息资源采集、加工、传播以及保存的流程重新设计和改造图书馆。他同时坚信,今后图书馆的管理流程和服务方式肯定会发生变化。如今,上海图书馆开设了一个新技术体验中心,将电子书的服务整合进来。在这里,图书馆不仅外借电子书,还探索出了一套电子书服务的流程。

尽管取得初步成效,但吴建中表示:“现在还不敢说这个创新到底有多大价值,但至少广大读者一起参与了图书馆电子书服务与管理创新的过程。即使以后有挫折、失败,这个创新的过程还是很有意义的。图书馆需要站在面向未来的高度去思考和发展新的服务。”

提到图书情报行业的“核心竞争力”问题,吴建中说,过去较多关注新技术的硬件,而较少思考这些技术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现在,图书情报工作者要像其他职业一样,需要研究自身的的核心价值和核心竞争力。比如,有些地方的数字图书馆建设把数字生产这一块也拉了进来。需要指出的是,这本该是数字出版部门的职责,我们没必要全揽过来。图书馆要做的是采集、加工、分析、传播和保存工作,而不是数字生产。新技术不是简单地嵌入,而应融入图书馆的业务之中,只有这样才能提高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让图书情报服务高度增值

作为公共信息服务机构,图书馆和情报研究机构之间有共同的目的:如何创新服务手段,提升服务质量,最大限度地满足读者和用户不断增长和变化的信息需求。吴建中介绍,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现在提供的很多知识服务均来自“融合”。以参考咨询服务为例,新馆所不仅拥有一支数十人的参考馆员队伍,而且还联合近百位国内外专家、图书馆员,组成了网上联合知识导航站,回答读者提出的各类问题。具体负责和参与这一工作的几位专家原来是从事情报工作的,将情报工作融入参考服务是图情合并的一大特色。

据介绍,在高度商业化的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过去也没有商业情报服务。后来,这里的图书馆有了面向商业服务的新馆,全球范围随之兴起了公共图书馆为商业服务的热潮。目前,竞争情报成为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的一个品牌业务。他们不仅出版了专业研究期刊,还形成了竞争情报研究中心,聚集了一批专业人员和信息资源。

“合并有很多好处,但并不等于说所有图书馆和情报所都必须合并。实现‘1+1>2’的前提是要有创新,反之会影响原有机构的优势。实际上,各地在图书馆和情报服务方面都有很多创新,只不过大家在创新方面进行了多元化探索。静下来思考,馆所合并也有不足之处,因为我们过多关注‘图情融合’,有可能会限制情报服务的空间拓展。” 吴建中说。

“现在我们在重新思考,如何将两者的不同揭示出来,然后使两者的功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在总结经验的同时,吴建中提出了一些思考性的课题:“情报服务是一种高度增值性的服务,我们能否放开手脚创造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既然馆所拥有这么丰富的信息资源和人力资源,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手脚捆起来?我不敢说我们有多么成功,但至少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