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海外图情:斯图加特图书馆的儿童阅读角
    
来源: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作者:杭州日报       采集时间:2012-2-15     点击量:1451

德国人是酷爱阅读的民族。一本畅销口袋本10—15欧元左右,一本精装书少说也要20—30欧元,对于税后个体平均收入只有两千欧元左右的大多数人来说,阅读多少不算是廉价的消费。因而,跑去图书馆借书成了大多数工薪阶层,特别是家庭的最佳选择。
 

德国借书,学生凭学生证在校图书馆和市立图书馆借书都是免费的,工作之后每年18—20欧元,家庭25欧元左右的年卡也为很多人接受。大部分市立图书馆都对借书者提供了无限制文化产品的借阅服务,除了书和杂志外,包括地图、光盘、影碟、游戏盘甚至是棋牌类桌面游戏。

我有时候实在闲得慌,会借一麻袋书和碟片回家,窝在宿舍消磨掉无聊的双休日。

大多数市立图书馆只是偏居城市的一隅,装修简陋,且上网还要付费,比起杭州图书馆那种大气开放的做派实在有点寒碜。图书馆的活动不多,一年的讲座恐怕还没有杭州图书馆一个月的报告多,但我有段时间却喜欢扎堆在孩子群里听绘本故事。

读故事的人,有的是退休的幼儿园教师,有的是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还有小朋友的家长,来听故事的人不多,最少时有五六个,多的时候有二十七八个,大家都呈各种姿势围绕着那个主讲人,很安静地听。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个小学生来讲《最好的小熊床》,故事大意就是小熊在自己的小床上根本睡不着,他跑出去见识了小伙伴们比如青蛙、小猪等家里各种各样的床,最后心满意足地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床。

这个小学生把自己的睡床照片拿出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分享,还有个旁听的小男孩居然把他3个月大的妹妹睡的小篮子拿了过来(德国小婴儿出门坐车都要用睡篮绑在座椅上,稍大一点的儿童必须坐安全座椅),一屋子的小朋友就在那里纷纷嚷嚷,小熊来睡我的床吧,最舒服了。孩童的心灵真的美好到让我无地自容。

还有一次,我去图书馆还书,刚好碰到同事的六岁小孩Marcus让管理员在他的一个小本子上盖章。我瞟了一眼那本子,躺了2只小螃蟹图案。“我每次还一本书,都会得到一个小螃蟹章!”Marcus一脸兴奋。“我不认识的字还有很多,妈妈都会读给我听的。”

“那集满螃蟹之后又能怎样呢?”我发现我每次向小朋友提问都带着成人世界的目的性和功利感,顿时有些语塞。“那我就是一只Lesekrabben(爱读书的螃蟹)啦!”单纯社会里出来的孩子,眼睛里的光芒都是亮闪闪的。

(来源:杭州日报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