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社区
 
吴建中:“世界数据流”给图书馆员的启示
    
来源: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作者:建中读书       采集时间:2013-3-26     点击量:1896

最近网上看到了一则传统的以空间为基础的网络将被以时间为基础的“世界数据流”所取代的新闻,很是新奇,便上网跟踪,感到很有趣味。

美国《连线》杂志网络版今年1月刊登了耶鲁大学教授大卫·格勒恩斯特(David Gelernter)的文章,指出以空间为基础的网络将会逐步被以时间为基础的“世界数据流”(worldstream)所代替。他认为这一幕已经由“人生数据流”(lifestream)的形式开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博客、RSS feeds、Twitter、Facebook的Walls和Timelines以及其他聊天数据流都属于这一类别,它是一种用不同种类信息组成的、内容可搜索的实时信息流。

在世界数据流时代,传统的操作系统、浏览器以及搜索模式都将成为过去时,人们再也不用被电脑或网站所束缚。一切围绕时间流为主线展开,每个网站的内容都不受空间的局限,这些内容成为常规时间流的一部分。原先每一个网站都是静止的、孤立的存在,现在成为网络空间(cybersphere)的一个个点,好比以前在一个网站上买书,你只能得到这个网站的信息,现在通过数据流浏览器可以获得多家网站或书商关于某本图书的信息,你只要输入内容就可以了,因为数据流算法允许添加数据流(比如新书)和删减内容。“世界数据流”能够让你随心所欲地获得所需要的信息,并被汇聚到电子邮箱、博客或日程提醒之中。

“世界信息流”给予图书馆员什么样的启示呢?

信息是流动的,而我们总是喜欢将它们固化和贴标,然后保存下来。当然只要档案馆和图书馆的功能还在,这项工作还得继续做下去。但这种选择是否违背了信息流动的规律了呢?

有一本书可以说明这一点,Friction is Fiction: The Future of Content, Media & Business(2009年Lulu公司出版),作者是媒体未来学家Gerd Leonhard,他认为信息是流动的,如果你试图对流动的信息设置障碍或阻力的话,那你就违反了它的运行规律,障碍或阻力就是Friction(摩擦)。音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了保护著作权而在网络传播上设置过多的障碍,反而给音乐产业带来不利影响。

图书馆员最主要的工作是选择。我们没有必要将所有的信息保存下来,而是要选择用户需要的信息,然后提供利用并保存下来。但迄今为止图书馆员大部分的判断都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的选择没有与用户的需要很好地衔接起来,相反因为我们有缺陷的选择限制了用户的视野和需求。也就是说图书馆员选择在前,用户利用在后,假如我们倒过来,我们创造一种特定的环境让用户利用,然后再选择性地保存呢?关键就在这里,我们必须改变强加给读者的“选择”方式了。

由此我们的思路也打开了。在图书馆现场也好,在图书馆网络空间也好,我们要提供的是一个特定的信息交流环境,让用户充分地获取和交流信息,然后我们将它们记录下来,供未来参考和利用。想象一下,未来,图书馆员的活动空间将多么的广阔啊。


原文出选自《建中读书 》http://www.wujianzhong.name/?p=2018